Atelier Fallenhh

去年今日

本文动笔的时候是在今年的圣诞节 12 月 25 日。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我刚刚向心脏跳动厂提交了离职申请,因为是个实习生,所以非常顺利。上午把自己的工作交接给“新人”以后,就和美国圣诞假回来的同学在五角场吃了顿寿喜烧。他问我之后的去处,我那时信心满满,但是言语中还是给自己留了一些余地,“没什么意外的话,七八月份就能去加州了,我们到时候可以一起吃 in-N-out ”。

打算记录一下本人觉得值得看的番剧,个人口味为主

目前(2020秋)在追的番剧:

  • Assault Lily BOUQUET
  • 安达与岛村 (樱与抱月)
  • 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BLOOM
  • 满溢的水果挞
  • 魔女之旅

已补完观感优异的番剧

图灵机掷骰子吗?

不会,而且也不需要。只要图灵机自己觉得结果像是随机的就行了。

这就是伪随机生成器定理。如果在理念上真的存在无法被鉴别的伪随机生成器,那么一则困扰人类百年的谜语也可以得到解答。

小时候,我的父母一直要我学好数学。因为数学学好了虽然不一定能当上镰刀,但是可以避免成为韭菜。

我妈怀上了我那年,村口来了一个老中医,说是有一副煎药,喝下了必定生男孩,如果生了个女的退全款。家里人都上过大学,有理工科背景,一眼就看穿了这个把戏:在这个零和博弈中,对于我们家来说生男孩必亏,生女孩不赚,而对于老中医来说,男孩血赚,女孩不亏。只有当老中医承诺对赌输了倒贴的钱略大于下注的钱时,他的煎药才有可能有功效,和他嘴里讲的药材功效案例没有任何关系。况且只要有基本的生物知识就可以知道,胎儿的性别不受任何除了我爸以外任何人的影响。

父母没有买这副煎药,但在二十年之后又给我找了一个留学中介。

迳直夫何细!桥危可免扶?远山枫外淡,破屋麦边孤。宿草春风又,新阡去岁无。梨花自寒食,进节只愁余。 ——《寒食上冢》杨万里

节近清明,想记下关于生死之间的想法。

一直想着能不能有一季新番能让我这种懒人写篇这样的博文,等了好久总算等到了。在我以为本人的胃口已经彻底和主流「二次元」脱离之际,这季的新番狠狠地扇了我两个耳光。真香

「终将成为你」对笔者个人而言是一部意义重大的作品,所以打算写一篇比较严肃的长评。恰逢bilibili正版番剧大规模下架,「终将」TV版因题材问题在删减过后也未能幸免,更觉有写下此文的必要。